Q版運動 – 運動矯治實錄By Vivian

小女子是一名典型港女,最愛穿高跟鞋,春夏冬秋顏色、長短筒密頭涼鞋款式應有盡有。
 
我有句口號﹕「平均最低海拔為2吋,著高跟鞋追巴士最快」。如非剛新婚的老公威迫利誘否則全屋應該連波鞋鞋帶都沒有,近年才出現自中學畢業後的第一對波鞋,一年中穿它的次數應該用兩隻手數得完。
 
較早前,知道自己的盤骨出現了高低情況,相信腰椎應該有一點問題,但練習瑜伽數年,身體柔軟度還不錯,縱使偶有腰酸背痛出現,每星期拉筋做瑜伽後亦可舒緩得到。
 
我很享受瑜伽 (一直認為…這應該可以代替真正運動)。
 
直到…2012年11月頭,覺得腰部及大腿連接臀部位置痺痛,雖未至痛入心肺但行路開始有點不自在。看過脊醫,便到化驗所拍過X-RAY片及覆診,據醫師說是椎間盤移位向前傾約1度(即25%內)。
 
當下感覺是:又沒有受過任何重擊,為何會突然移位?
 
開始接受包括『拍』骨及拉床等的脊醫治療,發覺沒有多大進展,反而痺痛增加及行動更為困難,甚至乎連落床都冤痺無力,步行一百米已經需要30分鐘。可謂步步皆辛苦,亦在那時開始,肌肉由於椎間盤移位而受刺激變得蹦緊、無力及痺痛,開始要以輪椅代步,在家中亦需用兩支柺杖行路。
 
後來轉到由上司介紹的骨科求助,重新拍過一輪X-RAY片之後再次確認椎間盤移位,位置與脊醫所說的相同。為了維持正常生活及穩定病情,骨醫醫生處方兩隻止痛藥以減輕痛症,尤其在晚間可以令我睡得好一點。
 
多謝上司及同事們的體諒,我可以home office。接受骨醫治療期間,亦開始到中醫骨傷科接受針灸,實行雙管齊下。
 
畢竟,總有遇到要外出的情況,對我來說途人好奇的眼光其實都不是太過難受。但當你由一早的《香港早晨》至夜晚的《晚間新聞》都睇通睇透,無需到mytv.com重溫或買TVB週刊都可以將所有劇集劇情如數家珍的背誦出時,你就會開始明白到〈宅〉的精粹。
 
每當出街由媽媽推動輪椅,你聽到後面微弱的喘氣聲時,你就會懷疑自己存在的意義,在問:「為什麼不是由我照顧媽媽?」。
 
傷心、疑問、絕望等,大家想像得到的感受每一天都纏繞著我,我無時無刻都在擔心以後的日子都要這樣過嗎?
 
還可以生育小孩嗎?
 
我還應該準備婚禮嗎?
 
要和男朋友分手為免拖累人家嗎?
 
如何維持生計?
 
還應如何照顧雙親?
 
(下刪100個問題)
上司安慰我,他說:神給你的試煉都會在你能力之內。
 
我回覆上司:那麼祂應該高估了我,高估我的原來一直以來都是自己,我都高估了我可以乘受的海拔。
 
跟醫生其中一段對話﹕
 
我:醫生,你可以還我多少吋?
 
醫生:吓? 椎間盤移位是不會影響高度的
 
我:我指是日後還可以穿幾多吋的高跟鞋
 
醫生:當然唔建議再穿啦,因為角度問題,身體向前傾會令重心也傾前,間接加深椎間盤移位問題..... (又再下刪1000字)
 
我:但我聽聞,穿平底鞋也對脊椎不好的......
醫生:這樣,半吋也是勉強可以
我:(忍不住還價) 2吋可以嗎?
醫生:工作有需要嗎?
我:沒有
醫生:這樣半吋就夠了
我:半吋鞋會追不到巴士的
醫生:咁,最多1吋吧
我:3cm可以嗎 (1吋=2.54cm)
醫生: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你自己小心吧,返到公司最好立即換鞋
 
止痛藥成為了我的好友,大約食到1月中就停了,改為開始物理治療,物理治療師矯正我行路步姿、並建議開始鍛練腹肌肉以避免脊骨移位。行路開始有改善,雖然慢亦可以應付較短路程,一般而言10-15分鐘為極限。
 
之後,我開始正常上班了,我就將一切經歷與公司同事『桑大夫』分享,她建議我接受運動矯治的治療,坦白講,對我來說什麼方法都想一試,至於什麼是運動矯治我也不太清楚,便很快地答應了她。
 
經過桑大夫初步診斷,她集中幫助我做伸展脊椎的運動及建立核心肌肉,主要希望減低脊椎骨之間的壓力,她說,起碼要有覺好瞓先,之後她亦給予我一點信心,說運動矯治其實主角是我自己,會出汗、會辛苦的。
 
我二話不說:『冇問題,最緊要快!』
 
最初(約頭7次)的矯治運動時,就算是做一些望落很簡單的動作,例如:提腿、彎腰時,都感覺全身繃緊。
 
治療大約到第15-20次後,在『桑大夫』指引及鼓勵下,我的汗水原來沒有白費,彎腰時,手指慢慢已經可以觸地。隨著時間過去,今天已完成第43次運動治療,我真的開始感受到伸展帶來了神奇的功效:大腿及臀部的僵硬,開始得以舒緩,感覺就像一舊雪藏了很久的肉,解凍了一樣,我的肌肉開始不再那麼硬繃繃了。
 
當然『桑大夫』亦有給予一些小貼士,在家亦自行做些動作,希望身體能夠保持適當柔軟度。大夫說這只是一個開始,因為之後就要繼續建立核心肌肉,嘩…聽見都緊張呢。
 
不經不覺,半年時間過去了:
 
由坐輪椅到用單支柺杖、由5天home office到正常上班、由至少2吋高跟鞋到平底波鞋(但我仍然未放棄醫生批准我的3cm)、由單身到總算結了婚、由知道要珍惜到實踐珍惜。
 
每晚睡前,我總會對天說,上天可以重給我健康的身體嗎?
 
如果真的要設一個限期,就直到我媽媽百年歸老時吧。
 
這個病,除了將我由2吋的海拔打回平地,也令我明白…健康真的買不到,回望一下,我望見身邊每一位愛我的人,多謝您。

About the Auth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