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大漠俠醫。梁金豐醫生] - 人物專訪系列

我等年紀,手提電話內總有三幾個醫生電話傍身,朋友間whatsapp江湖救急問取醫生電話肯定多過問借錢。
 
在我的西醫電話名冊內排首位者,肯定是金豐醫生。梁金豐醫生是香港肝膽胰外科醫生,但對我來說,認識了他,就等於有了全港的西醫網絡。因為任何朋友間有奇難雜症,大小毛病,我總會想起他,向他求助。
香港醫生有多賺錢,人所皆知,尤其是做外科手術的醫生,一個手術費用由數萬至數十萬不等。
 
但為了造夢,40多歲的金豐醫生暫且放下香港的一切,去沙漠國家為一間新醫院做開荒牛,而這個夢,一去四年。
 
誰說只有年青人才會發夢,誰說尋夢是年青人的特權?
 
金豐醫生說,他學生年代已對沙漠響往,但醫科畢業後二十多年間在政府醫院一直工作,on call 36 小時的超人生活,不要說造夢,睡覺發夢的時間恐怕也不多。
 
但久不久,浩瀚沙漠的畫面、將沙漠變江河這個使命就會在他腦海浮現。終於他在踏入人生下半場時做了個重要決定,離開香港、往大漠出發。
 
人到中年,每個決定都輕率不得,因為會涉及至愛的家人,金豐醫生也坦言,當他收到沙漠國家醫院的受聘通知後,掙扎、忐忑怎樣向太太開口,結果他作先頭步隊,先往安頓好,再接老婆仔女同往。
 
作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,一直希望將傳福音作為人生的大使命,特別是去其他的國家宣教,這個夢在學生年代已經開始編織,為完夢他花了三年時間去讀宣教學、一邊看病人、做手術、每晚返完學再去醫院巡房,如是者非人生活地忙個不停,連僅餘的大假都屢積起來,去中東國家學習阿拉伯語,為的是要替他的夢做好準備。
 
結果在沙漠國家的四年中,他能用阿拉伯語為病人看症,結識回教朋友,訪問期間,看著金豐醫生興奮地用阿拉伯文在我們面前寫字,一邊寫一邊解釋,完全感受到那股熾熱的火仍在燃燒著。
 
要中年人來學新語言很難,坦白說對金豐醫生來說更難。因為一個小時候已經不愛說話,甚至被懷疑說話能力有問題的小孩,以今天的角度可能已經被要求去做語言障礙測試了,  直到現在,金豐醫生仍是一個木訥的人,他的專業在那雙做手術的巧手而不是一張咀吧,每次見金峰醫生,他講到緊張的問題還是會面紅,所以能將阿拉伯語運用自如、更加証明『有心就有能力』。
 
享受完四年大漠生活,2011年回到香港,再沒有重返公營醫院體系,原因大家心照不宣,看著病人一個症要排期數年,對病人不公平,對醫生來說排山倒海的輪候病人,亦很無奈。
 
現在金豐醫生在他的私人診所內,枱頭仍放著一個金屬座,用阿拉伯語刻著他的名字,我問他,有機會還會再去嗎? 他肯定的紅著臉大大力點頭。
 
夢想,距離您不遠,上天已一早放在您心中。
<杜淑貞撰文之人物專訪系列>

About the Author